嫁给一个死太监

零落成泥

首页 >> 嫁给一个死太监 >> 嫁给一个死太监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魔妃独尊 逆天神医妃 腹黑逆天大小姐 妄人朱瑙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保卫国师大人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 废柴逆天召唤师 帝王娇宠 明幽龙凰
嫁给一个死太监 零落成泥 - 嫁给一个死太监全文阅读 - 嫁给一个死太监txt下载 - 嫁给一个死太监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

番外 另一个梦境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陈慧穿越了, 但她目前还不知道自己究竟穿到了哪里。

她所在的是一个小院子……或者说小宫殿?反正占地不大, 满目荒凉, 看到那院子的时候她差点就以为自己跑到了末日后的世界。

之所以是差点, 因为她发觉自己穿着一身古代的装束, 而另有一个看着不过十七八岁的小姑娘穿着相似的衣裳跟她在一起。

“贱婢, 还不快来伺候本宫?”那女孩见了陈慧, 面色一冷瞪着她。

陈慧吓了一跳,这什么情况?本宫?皇后妃子太后?她是宫女?但不对啊,怎么这儿就她们两个人?

陈慧心中满是疑惑, 可人生地不熟,她只能神色恭敬地走过去,轻轻敲着对方的肩膀。

“手艺不错。”那女孩赞扬道。

“谬赞了。”陈慧应了一句。

过了会儿, 那女孩忽然叹息了一声道:“桃花, 我夫君这一去多久了?”

“……”陈慧哪里知道啊!而且什么夫君?自称本宫的,夫君的“去”到底是死了还是离开了?说的是皇帝还是太上皇?

陈慧满脑子的问号, 那女孩却没要陈慧的回答, 只是叹道:“夫君这一走便是二十年啊!留下我孤儿寡母, 也不知今后该如何是好……”

陈慧放下正在给对方捏肩的手, 转到那女孩面前, 她突然抱住陈慧嘤嘤哭泣起来:“娘, 爹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啊?沫儿七岁生辰就快到了,今年爹也不能回来替沫儿过生辰吗?”

陈慧刚刚的别扭终于得到了证实,这女孩不是在练习演戏就是个脑子出了问题的。

她强行挣开, 那女孩也没追来, 只是自顾自哭泣着,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陈慧也不管她,跑到院子门口一拉,发现院子是关着的,她搬了张凳子过来,站上去踮起脚尖后,终于勉强能看到外头。

片刻后她失魂落魄地下了地。

她怎么觉得……她是穿越到皇宫里来了啊?

三天后,陈慧确认她是穿到了皇宫里,而且很可能还是传说中的冷宫。每天送饭的人就来一次,送的饭菜里见不到一点油星,而且无论陈慧怎么哀求,对方都不肯多给她吃的,还出言讽刺。

幸好对方讽刺了她一下,陈慧才意识到,自己是在冷宫之中,她和那个已经疯癫了的女孩,都是被打入冷宫的妃子,不过原因是什么她还不知道——况且这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快饿死了,馋死了,她想吃肉啊!

饿死事大,陈慧这天终于憋不住了,趁着黄昏时搬了桌椅过来,艰难地爬上去,眼睛往下扫视,见外头没人,这才翻上了墙头。

外头很近便有一座假山,陈慧决定下去后就先去假山里躲起来。她知道自己在作死,毕竟是皇宫,到处乱走太危险了,可她也没办法,都快饿死了还谈什么死不死的!而且,万一被抓了,她就装疯卖傻,反正冷宫里已经有一个疯子了,不多她一个。

围墙有些高,陈慧下去时差点扭到脚,没忍住低呼一声。

假山里忽然传来一声轻喝:“谁?”

陈慧想要再往回逃却已是不能,围墙太高,她下得来却上不去,周围除了那假山之外并没有可以遮挡的地方,而那低喝的人影已经露出了身形。

是……是鬼吗?!

陈慧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张白白的脸,可在惊恐之下她连手脚都动不了,只能瞪大眼睛看着对方走近。

等近了些她才发觉,那似乎是个电视剧里常见的太监,看着还不到三十,长得比她高,身形瘦削,说不定她可以凭借一己之力把他撂倒——然后陈慧看到了跟在那太监身后走出来的另一个太监,她刚升起的那点凶狠心思顿时泄了个干净。

“你是什么人?”李有得眯眼盯着陈慧,眼底似乎闪着凶光。

陈慧敏锐地察觉到了危险,这太监看着地位不低,又是在这种隐秘之处也不知道是在干什么……该不会杀人灭口吧?

陈慧不想出师未捷身先死,她连一口肉都没吃上,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被干掉了算怎么一回事!

“你……你是我的恩人……”陈慧悄悄掐了自己一把,让自己的眼睛变得湿漉漉的,忽然快步走过去,趁着对方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便踮起脚尖一把抱住了对方,“恩人,我终于找到你了!”

李有得被这突然袭击弄得懵了,这么多年了,有谁这样近他身过?

“放肆!”李有得身后的阿大终于回过神来,大声斥道,但李有得不发话,他也不方便上来把人拉开。

陈慧听了阿大的话搂得更紧了,她怕她一松开,便会被人杀了,皇宫这种地方,死个把人有什么稀奇的?她如今穿成了不知道什么人,反正是在冷宫里的,死了也没人牵挂,真是说死就死啊!

陈慧觉得自己还那么年轻,没有享受过足够久的人生,不该就这么死了,她想尽办法也要活下去。

可这种时候,面对一个太监,她能利用什么办法活下去?往常最靠谱的□□法,这种时候根本排不上用场吧?!

陈慧一时间悲从中来,可无计可施的她,最终还是决定试一试。她有种莫名的感觉,说不定这一试还真有可能成功——毕竟不试就约等于坐以待毙了。

她站直了身子,胸膛微微挺起紧贴对方的,嘴唇又几乎碰着他的耳朵,声音略带了些哽咽:“我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没想到竟能在这儿再看到你!”

带了些气音的话语如同暴风似的窜入李有得耳中,他一阵恍惚,原本要推开她的手便那么僵了僵。

待那阵风暴过去,李有得渐渐清醒的大脑集合了身体各处的感觉让他意识到一个令他觉得不可思议的事实。

这个陌生的女人,似乎是在……勾引他?勾引他一个阉人?

“放手。”李有得冷冷地说。

陈慧没有立即放开他,而是轻声依恋地说:“那……那我放开后,你不会消失不见吧?”

“让你松手!”李有得自然没有回答她。

陈慧心里咯噔一下,吸着鼻子道:“求求你了,不要走好不好?我……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的……”

“再不松手……”李有得威胁的话未尝说尽,话里的冷意却尽皆显露。他实在不愿跟人拉拉扯扯,只能让她自己放开。

陈慧终于稍稍松开他,手却还圈在他脖子上没放,只是仰着头对上他的双眼,朝他露出个灿烂无辜的微笑。

李有得微低了头看她,这一瞬间,二人的视线陡然对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李有得忽然扯开陈慧的手臂又往外推了她一下,她脚下一个踉跄,一屁股坐倒在地。

“你究竟是什么人?”李有得冷着脸问她。

陈慧心脏砰砰直跳,指了指后头的围墙道:“我……我从里头翻出来的。我好饿……”她一脸委屈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我只是想出来找吃的,但没想到竟然遇到了你!”她说着又扬起嘴角,一脸灿烂的笑。

“你……你说我是你的恩人,是什么意思?”李有得其实知道自己没必要与她多说,这冷宫之人,都是犯了大错的,无论是宫女还是妃嫔,少一两个根本不会有什么关系。

陈慧笑道:“我刚进宫的时候犯了错,那时候是你救了我!”

李有得下意识想说不可能,他哪来的闲情逸致去救个犯错的小宫女?但她说得如此情真意切,他倒真有些怀疑了,许是那天他无意间做了什么,让她误以为他是特意救她?

“笑话,我又不认得你,为何会救你?怕是你认错了人吧!”李有得冷笑。

陈慧闻言仔细打量他,随后笑容诚挚:“不对,我可没有认错!就是你,我一直记得你!”

陈慧那笃定的语气让李有得微微有些失神,而早先的杀意,早已在这一问一答中散去了。

“天都黑了,哪来的还不快滚回哪去?”李有得冷哼一声。

“可我饿了……”陈慧心里一喜,忙站起身,略有些讨好地看着他,委屈地说道,“能不能……能不能给我找点吃的?”

“你倒会顺着杆子往上爬!”李有得嗤笑道。

陈慧笑得腼腆,偷偷看了李有得一眼,低头笑道:“因为我知道你是好人呀。”

陈慧那少女怀春似的笑容令李有得微微一怔,他心底生出一丝不自在来,她怎么看他跟看心上人似的?

他随即便是一阵自嘲,真是个笑话。

可在张口拒绝陈慧之前,李有得对上她那期待的双眼,竟觉得要说出不行二字是如此艰难。

他无声地叹了口气,想他李有得从未被人说过是好人,如今她有眼无珠……他便当一回好人又何妨?

“在这儿等着!”李有得说完,便带着阿大离开了。

陈慧有点懵地站在墙根底下,有些搞不懂那位是什么意思,可至少他没想干掉她,这已经是她的胜利了!既然让她等着,他一定是去给她找吃的了?没想到她运气这么好,竟然真遇到好人了!这太监看着挺阴险的模样,谁能想到为人还挺不错的!

陈慧在墙根下等了没多久,先前跟在那太监身边的小太监便过来引她到门那边去。门开着,门口却没有之前那一直在送饭的人。

陈慧小心翼翼地探头望去,却见先前那太监就站在院子里,见她鬼鬼祟祟的模样,他冷哼一声:“探头探脑的做什么?”

她忙走了进去。

“夫君!”冷宫的另一个女孩不知何时突然现身,看到李有得,她眼睛一亮,蓦地冲了过去。

陈慧心中一跳,忙加快了脚步,堪堪在那女孩碰到李有得之前拦住了她。

“你干什么!”女孩力气很大,陈慧边喊边费力地抱住她。

“夫君,我的夫君!”女孩痴痴地看着李有得大叫,“你放开我,我要抱我的夫君!”

“那不是你的夫君!”

“是,他是我的夫君!”

“不,他不是!”

“不,他就是我的夫君!”

“……闭嘴,那是我的夫君!”

随着陈慧忍无可忍的一声大喝,女孩停下动作,看着陈慧恍然道:“哦,原来是你的夫君啊。”

然后她果断地转身就走,再没多看李有得一眼,看得陈慧目瞪口呆。

陈慧转头看向李有得时稍稍有些尴尬,后者阴沉着脸反而看不出什么表情。

阿大指着角落的一个篮子道:“那里是些吃的。”

陈慧眼睛一亮,忙跑过去打开篮子,看到居然有烧鸡和糕点,陈慧当即觉得自己口水都下来了。

李有得看到陈慧那没出息的样子,不屑地冷哼一声,转身便走。

可在他走出冷宫前,他的衣角忽然被人拉住。

他半侧过身,只见陈慧讨好地看着他,神情真挚而期待:“明天……明天我能不能再见到你?”

李有得一愣。

“你若想借着我离开冷宫,别做梦了。”李有得已经知道陈慧的身份,嗤笑道。几年前就被关进来的一个低位份嫔妃,没想到还没疯也便罢了,竟然还想着离开这儿。

陈慧稍稍瞪大双眼,摇头道:“不是的……我只是想再见到你而已。”

她对于出不出冷宫暂时没什么想法,她只想吃饱饭吃好饭而已!其他的目标,等之后再说了。

李有得紧盯着陈慧不放,冷笑道:“你可知我是谁?”

陈慧摇摇头,随后又补充道:“我……我只知道你是很厉害的公公。我真的没有想过离开冷宫什么的……我只想明日见到你。我被关在这儿出不去,只能麻烦你再过来了……唔,你要是忙的话,我可以等的,反正我就在这里。”

“得寸进尺!”李有得斥道。

陈慧眨眨眼依旧笑得灿烂:“反正我等你……等多久都等,要真等不到,我再翻墙出去找你。”

“胡闹!”李有得呵斥道,“皇宫之内岂容你来去自由!”

“被关在这儿我早已生无可恋。”陈慧深深地望着李有得,“若为了见唯一的恩人而死,我觉得这条命也值了。”

李有得张了张嘴,却发觉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他一声不吭地转身离去,阿大咔嚓一声将门锁上后也紧随而至。

李有得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在被那个陌生的女子抱住时,在她说他是她的夫君时,在她说愿意为了见他而死时……那些奇怪的悸动由心底升起,搅乱了他的思绪。

从没有人这样对待过他。他莫名多了种被珍视被需要的感觉。

也正是因为如此,第三日他终于没忍住,再次“逛”到了冷宫这边,让阿大去拿了钥匙,将院门打开。

陈慧在李有得进来时正在跟那疯女孩对牛聊天,两人说着完全不搭的话,谁知竟也能把天聊下去。

看到院门打开,陈慧原本以为是往常送饭的,结果一看竟然是前天那个太监,她面上一喜,立即快步向他跑去——那篮子的东西她早吃完了,见到了他,也就意味着吃的!

陈慧真的不介意给自己的衣食父母一个大大的拥抱,不过在她跑到李有得跟前时,对方却用眼神制止了她,她只得停下脚步,视线飞快的在二人身上转了一圈,发觉另一个小太监手上提着个篮子后,她心里一喜,又把视线扯回来放到李有得身上,将自己见到食物的喜悦转化为见到他的喜悦,双眼似乎放着光:“公公,你真的来了。”

“夫君!”疯女孩见有男人出现,立即兴奋地冲了上来。

陈慧有了上回的经验,立即道:“这是我的夫君,不是你的。”

疯女孩闻言,果然恹恹地看了李有得一眼,转身跑了。

“公公,谢谢你来了,我真的好高兴!”陈慧感激地说。

阿大把篮子放下,又把陈慧之前清空的篮子拿走,陈慧克制着才没有向阿大那边看过去。

“怕你又乱走坏了皇宫的规矩。”李有得哼了一声,没好气地说。

陈慧眯眼浅笑,她才不管他是出于什么原因才来看她呢,只要他来了,她就高兴了!

陈慧想跟李有得拉关系,不想他那么快走,便邀请他坐下。

李有得道:“我可没那么多时间。”

说完,他在陈慧拿袖子擦过的凳子上坐下了。

陈慧:“……”这是口不对心的傲娇啊!

她原本只是看在食物的面子上对他如此热情,可这会儿却觉得他可爱起来了。

陈慧跟李有得其实没什么好聊的,她就说,自己已经许久不知外界如何了,他若不嫌麻烦,她希望能听到外界的趣事。

李有得嘴上说着麻烦,却还是说了一些事,虽然少得可怜。

陈慧心里暗笑,她觉得自己不该给此人贴标签加被第一印象束缚,其实他人还挺好的。

那之后,李有得隔三差五便会跑到冷宫来,每次的理由都是怕陈慧真乱跑坏了宫里的规矩,陈慧自然也不会戳穿他。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陈慧从开始期待李有得带来的食物,到开始期待他本人的到来。她觉得李有得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其实她能察觉到,她一开始觉得他是个好人的印象是大错特错,可或许是因为她与他的第一次见面,她的选择走对了,她总觉得在他面前,她越来越放得开,有时候甚至称得上是放肆了。她告诉他她的小名叫慧慧,让他这样叫她,他一开始不肯,后来也被她磨得没了脾气。

她有种莫名的笃定,他不会因她在他面前的张扬而责怪她。事实似乎也证明了这一点。有时候李有得会被她气得拂袖而去,可两三天之后,最多不超过五天,他又会出现在她面前,好像之前的事没有发生过似的。

直到这一天,陈慧在他面上挂着冷笑嘲笑她头发长见识短时,没忍住凑上去在他唇上亲了亲。

李有得先是一愣,瞪大眼震惊地看着陈慧,随后像是陡然回过神来,推开她快步离开。

而这一走,便是十天都没再来。

陈慧在冲动之后也有些懊恼。

她跟李有得这样来往已经快半年了,她很认真的想要将他当做皇宫中的一个朋友,毕竟对方是个太监,一般正常人没谁会喜欢上一个太监的吧?可道理归道理,人类又不都是理性生物,即便平日里理性了,也总可能会有不理性的时候,比如这种时刻。

在冲动之下亲过对方之后,陈慧便不得不认真考虑自己的情感,当她最后得出她已经喜欢上李有得的结论,在纠结了一天一夜之后,她也释然了。她好歹是个穿越女,怎么能不标新立异一点呢?别人喜欢上王爷皇帝,她就喜欢上一个太监,谁知道了都得夸一句666吧?

在确认了自己的心意之后,陈慧便开始紧张地期待李有得的到来。然而她等过了一天又一天,却始终没能等到他。

是她太过冲动的行为吓跑他了吗?他是怎么想她的?他是不是以后再也不会来找她了?那她要不要再翻墙出去找他?

这一天傍晚,院子门口传来开锁的声音,陈慧蓦地站起身来,惊喜地向门口跑去,她就知道他还会回来的!

然而,来人却不是她心心念念的李有得,而是一个陌生的男人,或者说……太监?

陈慧脚步一顿,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那男人眯眼看了看陈慧,忽然开口:“你是那个疯了的?”

陈慧不知对方来意,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男人冷笑:“那便滚开。”

他快步经过陈慧身边,向屋里走去。陈慧心中惴惴,终于还是跟了进去。

一进去她便瞳孔一缩。

只见那男人一把抓住了陈慧至今还没有打听出名字的疯女孩,拿一块帕子塞进她嘴里堵住,将她往床上按去。

“你干什么!你住手!”陈慧冲上去叫道,“她可是皇上的妃子!”

在这段时间里,陈慧已经弄清楚了她和疯女孩的身份,是两个未承宠的嫔妃,也不知怎么被贬到了这里。

“妃子?进了冷宫,她便别想出去了,什么妃子?”男人一把推开陈慧,口中威胁道,“老实点,否则你便代她来如何?我不过就摸两把而已,又不能真干她,你急什么?”

陈慧一时被震住,可在对方开始撕扯那疯女孩的衣裳时,她立即拿起边上的凳子,高高举起,用力往那男人后脑勺砸去——可惜房间里并没有花瓶这种更好用的东西。

椅子终究弱了些,男人被砸得一懵,立即面色狰狞地转头向陈慧扑来。陈慧把椅子往他身上一砸,掉头就跑。

即便明知冷宫在僻静处,喊了别人也听不到,或者听到了也只当是两个疯女人的呓语,陈慧还是大声地喊叫起来:“救命,救命啊!”

院门被锁住了,陈慧只能在院子里边躲着那个男人边大喊,可没一会儿,她还是被他抓到,一把掼在地上,恶狠狠地说:“敢坏我的事?找死!”

他坐在陈慧身上,一手抓住她的两只手,一手狠狠地去解她的腰带。

“我跟李公公很熟,你敢这样对我,他不会放过你的!”陈慧慌忙大喊。

“李公公?哪个李公公?”男人却没将陈慧的话当回事,“你真要认识什么大人物,怎么还在这儿蹉跎?不早叉开双腿伺候皇上去了?”

他说着话手上动作也没有停下,解开陈慧的腰带后,暂时松了她的手,双手扯着她的衣襟向两边用力一拉。

“李公公不会放过你的!”陈慧一声惨呼,想要将衣襟拉回来,却被那男人死死按住。

“没想到看着貌不惊人,这衣服下倒有一副好身……”他的话突然戛然而止。而随后,他身子一斜,从陈慧身上摔了下去。

李有得就站在他身后,手中捏着一根棍子,他气得浑身发抖,冷冷地命令阿大按住那个男人。

随后他快步走到陈慧身边,忙替她将衣襟收拢。

陈慧怔怔地看着李有得,忽然坐起身扑入他怀里,将他一块扑倒,她伤心地哭道:“你怎么现在才来……你怎么能十天都不来看我!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李有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这种感情对他来说太陌生了,他根本就不敢直面。面对这个女人,他的底线在一日日的见面过程中慢慢后退,直退到他自己都觉惊讶的地步。他是个宦官,而她名义上是皇帝的女人,他与她,想有什么也是不容于世的。更何况,他又怎么敢奢求一些他本就不配得到的东西?

“你为什么不说话?”陈慧抬起头,擦去眼泪,死死地瞪着李有得。

李有得避开了她的视线与质问。他心乱如麻,也不知如何是好。今日他也不知怎么就走到了这附近,听到陈慧的呼救,他忙用早配好的钥匙开门进来,眼前正在发生的一幕让他惊怒交加。那样明媚美好的女子,怎能遭遇这样肮脏的祸事!

陈慧死死抓住了李有得的衣襟,近乎恳求地说:“我不想再在这里待下去了,你带我走好不好?”

李有得蓦地看向陈慧,满眼的不可置信。

片刻后他说:“我……我可以替你想想法子,让皇上放你出来。到时候你若得了皇上的宠,再不会有这种事发生。”

“我不要皇上的宠,我不稀罕,我只要你!”陈慧瞪着他说道。

李有得呼吸渐渐急促,他抓着陈慧手臂的五指逐渐收紧,额头甚至冒出了根根青筋。

“我不过是个阉人!”李有得近乎咆哮地低喊。

“那又怎样!我喜欢的是你,又不是你少的那点东西!”陈慧根本没有因他的语气而有丝毫的退缩,不甘示弱地喊道。

李有得被震傻了。

他呆呆地看着陈慧半晌,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傻的女孩。

陈慧道:“我想跟你在一起。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我都想跟你在一起。我喜欢你,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不要拒绝我,好不好?”

李有得没有说话。

陈慧看着他,有些悲伤地说:“如果你不相信我是真喜欢你……那今后你就不要再来了,我在这里是生是死,都与你无关。”

她等了会儿,没等到李有得的回应,终于松开他,慢慢站了起来。不过她却没能走出那一步。

她的衣袖被人拉住了。

“别走!我信你……我信你!”李有得在她身后低声道,声音里带着颤意。

陈慧转身望着他,蓦地笑了起来,眼泪顺着她的面颊滑落。

当夜,冷宫大火,好在扑救及时,只烧死了一人。被烧死的人已面目全非,不辨男女,可毕竟是冷宫,没人关心里头的人是生是死。

热闹的集市中,一男一女牵着手,女子好奇地四下张望,忽然凑到那男人身边小声道:“公公,你看那儿,那个好看吗?”

男人顺着女人的视线望过去,笑道:“你觉着好看,便买下吧。”

女子轻轻掐了他的手臂一下:“显摆你银子多是不是?”

男子无奈地笑。

女子走了一路觉着累了,便拉着男子在路边摊坐下,随便要了两碗豆腐脑,托腮不看集市,却看着男子。

男人被看得有些莫名:“你看什么?”

“看你好看。”女子笑眯眯地说,“越看越好看,给两碗豆腐脑都不换!”

男人失笑,情不自禁地伸手按住了她的手,心里永远空缺的一块,仿佛被填满了。

“我们说好了,要一直在一起,你答应过我的,可不许反悔。”女子反手握住了他的,郑重道。

“不反悔。”男人微笑。

若天上真有神灵,他愿与她生生世世在一起,永不分离。

*

陈慧忽然在黑暗中睁开了双眼,她伸手摸到身边男人,脑袋下意识地靠了过去。

她好像做了个梦,但具体是什么她醒来的时候已经忘了,她只知道,那好像是个美梦。

她鼻尖是熟悉又令她觉得安然的气息,闭上眼后思绪慢慢变得迷糊起来,最终陷入梦乡。

【全文完】

《嫁给一个死太监》无错章节将持续在第八书吧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第八书吧!

喜欢嫁给一个死太监请大家收藏:(m.8shuba.com)嫁给一个死太监第八书吧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良婿 一品修仙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 被儿子亲爹找上门后 穿越大封神 我只喜欢你的人设[娱乐圈] 我在万界当客服 据说每天都发糖[娱乐圈] 想飞升就谈恋爱 寻人专家 花娇 尖叫女王 剑噬天下 人神 续南明 如果蜗牛有爱情 妖夏 朱雀记 请你留在我身边 渔色大宋
经典收藏 穿成气运之子的亲妹妹 神墓 皇兄 帝师 我爹是个穿越男 异界之符箓传说 兽世独宠:兽夫,开饭吧! 风荷举 贵妃每天只想当咸鱼 反派是个大好人 魔由心生 魔道祖师 所有敌人都对我俯首称臣 与天同兽 在下是一条公狗 魔妃狂妻 [快穿]专职男神 边关小厨娘 废柴逆天召唤师 科举之长孙举家路
最近更新 领主基建日志 老实人的重生 杀妻证道后我拜前夫为师 爹爹,我们啥时候放下屠刀 美人眸 咸鱼被逼考科举 皇后她是美人鱼 林府长女[红楼] 我在原始煮巨兽 诸天降临 钟情(快穿) 无情应似我 作为coser的我好难 白眼狼,我不爱你了(快穿) 骑士都不是人该怎么办[西幻] 奸夫是皇帝 我在古代当猎户 无限王座 云倾 一朵花开百花杀
嫁给一个死太监 零落成泥 - 嫁给一个死太监txt下载 - 嫁给一个死太监最新章节 - 嫁给一个死太监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